斯里兰卡义工旅行——遥远的第二故乡

作者:EASIN 发布日期:2017-01-16


你可以在斯里兰卡迷失,也可以在斯里兰卡寻找自我,在这个神奇的美丽国度里你可以完成所有的梦想。

  第一次了解斯里兰卡是在一个小组活动上,恰好那段时间知道了EASIN国际义工旅行,从决定义工旅行到报名不过花了两天时间,但是陆陆续续准备了两个月。我对所有旅行都会很期待很激动,会在要出发的前一晚兴奋得睡不着,但这次,我却意外的很平静,在这两个月中,准备旅行用品,考托福,直到出发前一晚,我才恍惚,明天要只身一人去兰卡了。

  到兰卡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十二点半,我的第一站是康提——一座美得无与伦比的山城。




我的HOST——Mr.Cham,没来之前就在微信上和他简单聊过天,字里行间就能感受到他是一位幽默的大汉,事实也的确如此从科伦坡到康提的路上把我逗得哈哈大笑,原本坐了十个多小时飞机的疲倦也烟消云散。(这位幽默的Mr.Cham还把我的称谓打错了)

  Cham一家似乎是所有康提人的缩影,友好幽默善良,他们有自己的信仰,他们有自己让自己生活更加美好的诀窍,他们能让所有人在异国他乡感受到家的美好,很期待我的斯里兰卡义工旅行之旅。

  这个城市绝对是世外桃源,每天起床就能看见日出,晚上回家能看见日落。

伴随着夕阳吃着女主人Dammi煮的当地美食,格外惬意。

Dammi对于美食有着一种执念,每天都在想着法子来满足我的味蕾。



后来我才知道,不光是Dammi,所有的斯里兰卡人民亦是如此……

  我是周二才开始我的temple教学的,其实我自己都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教不了什么东西,反而那些小僧侣他们的技能让我大开眼界,他们带我一起爬树,喂猴子,教我画画…..我曾以为他们的生活无聊透顶,但现在我明白了只有在平凡中才最能寻找乐趣。



我最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学习中文的乐趣,整个temple的人都会来蹭一两节我的课,这里的人渴望学习,追求学习,一直到我快要离开的时候,他们已经可以和我简单的用中文交流,甚至能正确的拼写我的名字!


在康提,也可以说是整个斯里兰卡,最常见且最不怕人的动物就是狗了,它们永远都是懒洋洋地躺在地上,光是我呆的temple就收养了五只流浪狗,每次我上课的时候寺庙里的一只萨摩耶就会趴在我的脚边休憩。一天下课我问负责寺庙伙食的madam为什么这里的狗永远都是懒懒的呢?她笑着我说“No worries!”


我的朋友总担心我一直呆在temple会非常无聊,但却恰恰相反,我一直都极度渴望安静,这座寺庙造在山上,他们的一尊佛像是这里的最高雕塑,每天下了课我都会到雕像的最高处眺望整个康提,没有汽车喇叭,没有行人匆匆,只有一杯香醇的奶茶和一卷我最爱的书。

  

有一天我的眼睛痒的不行,在国内就老是犯角膜炎,sajcth看我的状态不对,下了课立马带我去看了当地最有名的医生Dr.Gamage。他是当地一位Hiv的专家,知道我是中国来的志愿者后极力希望我可以召集一批中国的志愿者到当地帮他一起照顾HIV患者家庭。同时又再三叮咛等我眼睛好了以后一定给他发email


再后来我要离开康提,内心非常舍不得这帮小僧侣,好朋友sajcth以及Cham一家,他们给我的回忆实在太美好,每次睡觉前想起他们总是会情不自禁得笑出来。

(Cham一家周六举行的基督礼拜)

(我和Cham的GOODBYE COFFEE)

康提之行是在去往加勒的海上火车上结合的,离开的那天康提在下雨,特别冷,我和一位澳洲小哥穿了三件衣服,结果一路上越来越热,我们就狼狈得一直在脱,最后伴随着印度洋的海风,车厢的温度又慢慢降下来,窗外美得像一副着色均匀的油画。


《千与千寻》海上火车的原型,不知道宫崎骏先生看到这幅场景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当我到哈巴拉杜瓦营地时,已经很晚了,因为一天经历的温差太大,结果还患上了感冒,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早上是被火车声吵醒的,这样的起床方式倒也是特别。

  营地前面就是一条火车轨,再过一条马路就是海滩,去海滩散步几乎是我们每天必做的事情了,身为一个从小到大没见过几次海的人,能够住在海边真的是莫大的恩赐。



我们在哈巴拉杜瓦做海龟保护的时候干劲特别足,所有人似乎对这种爬行类的海洋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全都为之倾倒,这些海龟也都特别给我们面子,安静得让我们给它们喂食洗澡



(一天晚上,捡到的两颗海龟蛋)


 保护海龟之余我们还会去pre-school帮孩子们做手工和玩游戏,这里没有孩子能讲英文,我们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也似乎是鸡同鸭讲,但是每次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永远会激动的说bye-bye和thank you有的时候会送上香吻Pre-school的老师也会握住我们的手一一道谢。



在哈巴拉杜瓦HOST的家里有一位很爱笑并且笑容特别灿烂的姐姐,负责我们的起居饮食,有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小哥总是邀请我去他们家的CD店看电影,HOST的爸爸也经常会给我一些自家小店的小零食。真的,这里所有人的都太善良了!


一枚吃货行走兰卡,永远都不会饿,胡椒味的糖,奶油味的芬达,蔬菜味的面,还有神奇的斯里兰卡。



项目结束后我就急着赶往加勒去坐火车,家里唯一会讲英语的Host哥哥也出了远门,临走前我和他们讲了一大堆话。Host姐姐只是灿烂的笑着,小哥也一直给我拿多汁的西瓜,直到我说了一句goodbye,host姐姐从厨房冲出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直到坐上飞机,我也一直处在离开兰卡的强烈不舍中。斯里兰卡教给了我太多东西,早已扎根我心,根深蒂固。

其实到斯里兰卡的第一天,这里就已经成了我的第二故乡。在7000多公里以外的我又重新回到快节奏、少交流的钢筋丛林,有的时候想起斯里兰卡的点点滴滴,就会告诉自己,很快就又能回家了吧。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