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志愿者丨游记 · 讲讲那些来自非洲大陆的故事-阳光下的她们,眼望着远方

作者:EASIN 发布日期:2017-12-28



Rotary International District 9200是肯尼亚的一所老人院,我们去到那边的时候老人们坐在阳光下,周围绿树丛荫花开的茂盛。可偏偏这是一个被社会冷落抛弃的地方,政府不拨款援助,当地的国际志愿者都和我们说,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帮助他们,因为没有人来可怜他们。阳光下的他们,眼望着远方,充满了空洞。



老人院有一位国际志愿者,她退休了。有时间就会过来帮忙,给老人们唱赞美诗,念圣经。她所能做的事情微不足道,所以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给予帮助,因为这些老人们无依无靠实在太可怜。


床上躺着一位名叫Ruth的老奶奶,她掀开自己的被子,告诉我们自己已经很久不能下床了。厚重的毛毯是她的床褥,骨瘦如柴的两条腿错落的放着,她无法自己挪动,靠着手臂的力量才能搬动自己的双腿。她的腿部肌肉严重萎缩,又由于肯尼亚医疗水平的欠缺,导致一根脚趾头坏死。那双脚,很难想象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进行过消毒和清理,坏死脚趾周围的皮肤组织已经开始恶化。有两名来自美国的长期志愿者,每周都会来这里看望这些老人,她们将Ruth抱到了轮椅上,把她推到了太阳下面。她是开心的,至少我能感受到她是在笑的。



我们大多来之前都有准备一些医药物品,Ruth坐在轮椅上和我们讲述着她的病,我们用酒精以及碘酒清理着她的脚,事后并对她的腿部以及背部进行了简单的按摩,她十分的痛苦,但是

她说:“It’s hurt but releasing.”

她说:“God brought you here.”

她说:“God bless you..”

我们将她送回了房间,让她在床上更能好好的享受按摩。Ruth开始抱着枕头痛哭,眼泪顺着鼻子一直滑落到她形如枯槁的手上:“I can sleep like a baby today..”



“你说,人生为什么如此的艰难?”,我无法作答。可是虽然艰难,Ruth依旧可以见到我们就道出她所有内心的苦痛,我们所感受到的那些,只是最浅显的她所表述的。并不是所有的痛,真正的痛苦很难轻易的说出来,可她完全是坦然的。她就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似乎从来没有被生活打倒,还是在认真的生活着,认真的去吃饭睡觉晒太阳。我们也不用再去过多的做一些无用的担心,至少她的眼泪,就可以告诉我们她当时有多幸福。我可能都无法说出希望她越来越好这样的话,说出口我也会心虚,希望她不要太痛苦,这就好了。







我们颠簸在搓衣板一般的路上,7个小时左右到达了马赛马拉部落。不光路过了斑马长颈鹿和大象,还路过了东非大裂谷。这片东非大草原的主人是动物们,同时也属于马赛人。对马赛人的概括差不多就是野性二字,他们中女人盖房子,男人狩猎,他们徒手攻击野兽,他们吃生肉喝生血。他们就这样在这片草原上和动物栖友千年。男人们常年斜披着一块红底黑格活着蓝格条的“束卡”,腰间佩戴着一把刀。而女人们的手腕耳朵以及脖子上都会佩戴着五颜六色的首饰,那些彩色的小珠子穿在丝线上,勾出不用形状的几何图案。无论男女,为了耳饰,他们将耳洞撑到最大,亦或将半个耳廓切除,留下一个巨大的洞。而他们脖子上的配饰,每当他们跳起舞来都会沙沙作响,十分动听。      



马赛人的房屋基本是混着牛粪与泥土,屋顶铺满油毡活着塑料布,房屋背风的方向会开上一个小小的洞,能透出一丝丝的光,除此之外并没有窗户。而屋子的门十分的窄小,只能容纳一人弯腰进出。房屋里没有一件可以称得上家具的东西,床就是木板,木板下会垫着一些石头。屋内有升火的柴禾,炊具散落在地上。这样一座房子在草原上常年的风吹日晒,一般九年就需要重建一次。马赛人虽然渐渐的开始受到现代文明的影响,但他们依旧保持着自己的传统。



在马赛马拉的部落,我们仅剩最后一次的义工旅行教学任务。和内罗毕的孩子们相比,他们的英语明显普及率偏低,孩子们也更野。分发的彩色画笔都要靠抢的,已经拿过画笔的孩子,甚至会藏起来为了多拿一支。课堂上我们教他们唱中文的儿童歌曲,让他们画出自己心中的马赛马拉。




所有的一切,像是在内罗毕一样,又发生了一次。给孩子们拍照,录制视频,有一个调皮的小朋友几乎要爬上了我的背,勾着我的脖子看手机是怎么用的。也是这个调皮的小女孩,在下班堂课的时候突然晕倒。项目当地负责人Joseph第一时间将她抱出了教室让她躺在教室门口的草地上,我们慌乱了手脚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她是为何突然昏倒。只能用湿纸巾给她擦拭着手臂和脸颊,让她喝大量的水。




Joseph说她是heartburn,我们也不知道翻译过来是什么病,只能一边按着她的虎口一边按着她的人中,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尝试着叫她的名字,她微微半睁开眼,不说一句话。她慢慢的坐了起来,又喝了大半杯水,点点头示意我们她没事了。这可能只是短短的半小时时间,却让人内心沉重说不出话,附近没有医疗的地方,而校方告诉我们去喊医生,一直到小女孩苏醒过来,医生都没有出现,而Joseph说,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也避免不了而小女孩晕倒也有可能是缺氧。看着她又跑跑跳跳的回到了座位上,还是会有一些心疼,教室不大,却挤满了人,不听话的孩子老师都是用教条抽,而孩子们疼了也是无动于衷,就像他们中有人摔倒,膝盖不停的在流血,他们也不会流泪喊疼,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已。


在马赛的村落里,没有信号,供电只有早上两小时以及晚上三小时。没有网络的国际志愿者日子于我而言挺好的,更多的时间来认识自己,生活又慢了下来。这里除了有漫天飞舞的灰土还有动物世界。

文章来源:国际志愿者/国际义工(http://www.easingo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