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志愿者:游记 · 以个人行为唤醒的集体认知总会散发出更大的力量(一)

作者:EASIN 发布日期:2017-12-25

出发前,我便很想知道会遇到怎样的香格里拉,会遇到怎样的一个我。

转眼归途已是过去,翻看笔记本上几页洋洋洒洒的文字,发觉归途的飞机上,景依然是相同景,人已然不是同一人。

那日更新的票圈,期待有故事的香格里拉,也期待有故事的丽江,过程中的文字确实没有留下多少,为了完美的结束,我一并把能够想起来的小心思记在下面。很幸运,没有文字的时候,图片可以唤起太多的残缺的记忆细节。经历之后再回想这段孤身一人出发寻找遇见的旅程,也就多了太多美丽的故事。

感谢遇见。

丽江

下午,比同行的闺蜜早到客栈近三个小时的我,一人躺在单人床上,翻开一段丽江的视频,听别人对丽江的描述——慢生活+艳遇。他们说,丽江就是由这两个词构成。

慢:心慢、人慢、景慢;慢心、慢人、慢景

在丽江的停留很是短暂,满打满算两天的时间。对慢的生活并无感触,因为对商业化古镇景区莫名的排斥,古镇行走,只是留下了些还有点味道的人物照片,此外便再无他物,自然也就没有体悟到慢的生活。


/美少女看着手机中的自己/

丽江的艳遇伴着音乐与酒。古镇上起起伏伏似乎不会停息的音乐与酒,勾引着每一位停下脚步试图观望的路人。他们渴望着歌手的音乐中残存有讲述自己过往的词句,渴望着对桌陌生的姑娘小伙投来即将熟悉的微笑,也渴望着异域丽江能够在酒精的打磨下散发出一点点激发荷尔蒙的情感味道……

我望着各色酒馆溢出不同颜色的烟,听各色舞池上起伏的音调,看里面无数小桌昏暗的小灯映衬下满面欢欣的人,慢慢地行走,行走在酒馆外的石头长路上,行走在接连不断出现在身体两侧、似乎只能发出单声调音节的“迎宾”前……

慢·遇

我只是慢慢地幻想路人可能会有的艳遇罢了。

7号的古镇重游,是没有音乐与酒的,因为音乐与酒只有沉浸在夜晚似明似暗的各色灯光下,才有泛起心底涟漪的独特韵味。

黑夜之前的古镇,是静悄悄的。

我跟曈抵达古镇的时间,正好踩着许多商家还来不及准备开张的间隙。迷迷糊糊的闲逛,保持着在食物面前毫不犹豫、除食物之外其他一切商品面前思前想后的优良传统,兜兜转转来到一家东巴手工纸专卖店。

店面很小,店家是一个还蛮年轻、蛮黑、普通话蛮不流利的小哥哥。简单的几句寒暄,知道店家是纳西族一名从13岁起传承纳西文化的年轻人。他用那并不流畅的普通话跟我讲述着纳西文化的细节,讲述他们的包容心,讲述他们对于自然的自我认知,看他用纳西文字写下“欣于所遇”,听他讲纳西神灵与人民的传说。我想正是因为有一份对水的尊重,一种对传承自然、传承文化的信仰,才让他有那样朴实美好的纳西面容。40分钟的交流,真切地触碰到了古镇中真正古老且遗留的东西。

感谢相遇,感谢丽江。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这是个本身就可以创造太多故事的美丽地方,只要触摸过她的每一个生灵,都有重叠故事的可能性。


/绝望时买的读者背了一路/

生命是一条任性的河川,急急缓缓,甜甜酸酸。我从拿起一本书开始旅行,以一本书的赠送结束我的出走。想来终是个有点情怀的姑娘。归途的飞机上翻看着过程中的照片,思绪万千。

感谢相遇吧。

国际志愿者小伙伴们的第一次的初遇,是以小马哥的自我介绍开始的。因为与马哥称呼的相似性,还没有见面就有了一股生来的亲切感。见到他的第一晚,他正坐在一个黑色的角落里,用金色的大烟管抽一根看不清楚火花的烟。出发前的介绍,明显多了厚重感。他缓缓为我们介绍了国际志愿者项目,介绍了自己,介绍了丹增姐,也让我们彼此介绍,就这样听到了每一个新伙伴的来与去。

与大山小朋友的初遇,是以一座崭新的幼儿园开始的。


/她就这样不想让哥哥姐姐走掉,一个人靠着墙站着/

大巴车上听小马哥讲他的故事,讲他的志向,颠簸中昏昏沉沉、时醒时睡,也不清楚记住了多少内容。看窗外风景,听车里断断续续的故事,突然就站在了一座崭新的幼儿园面前。身旁的朋友似乎都很懵,至少在见到那些同样懵懵的小朋友之前。我们不知所措地站在小朋友宿舍门口,看着那些3到6岁的大山孩子眼里闪着新奇的光、手下胡乱地系着衣服,有几个小姐姐突然上前面带微笑帮她们完成紧张的小动作。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慌乱感,一步步后退,也不敢向前,只是看着她们微笑,最终的微笑僵在手边女孩儿拉拉链的过程中,这才顺势蹲下,帮她终结了尴尬的局面。

小朋友们和我们一道去了教室。大山的女老师简单地介绍了自己跟孩子们。接下来的交流,短暂、充满笑声、保有简单的爱。小孩子的眼睛是最亮的,笑容是最真的,小小的细节体现着她们之间最真的简单爱。我们一起画画,一起唱歌,一起在相机中看从来没有见过的自己,一起在离开的时候拥抱,都是开心的,简单的开心而已。

再次遇到幼儿园,没有了那些小朋友,而我们也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画满一面墙的线绘,虽然不专业但是很走心/

墙绘,是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艺术。今天,那些孩子跟我一样已经开始上课。大家都很期待她们看到Easin的这些小哥哥小姐姐用半天的时间作出的画,他们会笑得多甜,他们是不是会发问为什么海浪是不同的颜色,城堡会不会有精灵,波浪下的音符在唱什么…

谢谢安排,让我们为也许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们留下充满外面世界影子的色彩礼物。

与香客净地的相遇,是拖着强撑的步伐的。

轻微的高反,让大家都略感不适。头昏脑胀,下车之后拖着行李箱,来到一栋门口有小米(小马哥的狗)、墙上有小马(哥)、屋里有猫咪的藏式传统建筑。之后发生在那里的故事,说起来有太多回忆。

10个姑娘的短期宿舍,因为一位国际志愿者小姐姐的不适离开,变成了9位大佬的“2起来群”。我们自报家门然后排了辈分,之后就以昵称来唤,直到结束。

在香客净地的夜晚,从祖国大好河山聚来的朋友分享着自己的过往故事。学谨姐跟张文诗同学弹着吉他唱着歌,二楼每晚的狼人杀很是专业起劲,烟熏火燎的中秋之夜流着眼泪吃肉喝酒,顺便还与滑落天际的陨石擦肩而过…

丹增姐、小马哥还有Ocean细致入微的照顾,让我们每一个小伙伴都感受到了亲切,感动。

感谢义工旅行的相遇,让我们在好的时候遇到了有故事的彼此。与松赞林寺的初遇,倒是经历了一些波折的翻山越岭。

文章来源:国际志愿者/国际义工(http://www.easingo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