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里兰卡|韦利格默艳阳下

作者:EASIN 发布日期:2016-10-24


Krya和Lynch是这个寒假第一批出发斯里兰卡的EASIN GOER,两个人承包了EASIN在海边的别墅,开始了他们的义工旅行……

走的时候那里连着下了三天的雨,

韦利格默在下雨,加勒在下雨,

科隆坡也在下雨。

莫莫说 斯里兰卡也悲伤。

电影《托斯卡纳艳阳下》里面说 小时候很努力的找瓢虫 后来找累了在草地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 发现身上爬满了瓢虫 如果你在韦利格默的海滩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会发现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和满地的小螃蟹 当然 还有被蚊子叮的满身的包。

三天,决定到斯里兰卡义工旅行也用了三天,三天可以做很多事情 可对于一个决定来说 到底显得有点仓促 第一天做决定 第二天报名 面试 申请签证 第三天 订机票 收拾行李。然后就走了 12个小时的飞机到斯里兰卡 3小时汽车到韦利格默。凌晨5点多看到海的一瞬间 我觉得 这一趟来对了。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 EASIN亦旅义行给我这次机会 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在我想做义工的时候看到了你们的广告 决定做的如此仓促 你们也能安排妥当 义工期间一直被关心着 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段弥足珍贵的回忆。感谢)

不一会儿天就朦朦亮了 第一次伴着海浪的声音入睡 许是大冰的书看多了 突然生出一种情愫 流浪的情愫 听说你流浪的地方有江湖 我流浪的地方艳阳下飘着飞雪满地纯白一尘不染

景如此 人亦如此。

早上起来遇见的第一个动物是一条叫做火锅的狗 为什么叫他火锅呢 因为莫莫说它做成狗肉火锅一定很好吃 然后我们在海边捡了鱼丸 虾丸 牛肉丸 再然后遇到了很多条火锅 和很多只Kitty.

Kitty 这个名字是Kevin取的,他说在美国 每只猫都叫Kitty. 老头说Welcome to Sri Lanka 说得好像这是自己的家一样Kevin是个美国人 来自加利福尼亚 任职犹他州立大学 是一名教授 我总是质疑他是不是真的教授 因为他说对付孩子可以用三种方法 第一 一把AK47 第二 一瓶Arrack 第三 你在教室门口抽根烟 所以几杯酒下肚我总是问他 Are u really a lecturer? seriously? 于是乎 他教了我一个单词 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他说这是最长的单词 45个字母 一种由于吸入火山灰引发的疾病 他分解成7部分给我讲拉丁语 希腊语和梵语。好吧我信你是教授了还不行 只不过你确定一共45个字母? 奇怪的是那天晚上我们怎么数都是46个。 不记得那天我们聊了多久大概2瓶酒和一包烟的时间。包括吐槽欧洲人、法国人、英国人的冷水和热水管以及他们不会说儿化音Ugly American 和他们的可乐外交。

Kevin said British eat to live and French live to eat. They use 3 hours to prepare, 3 hours to eat and then clean all the dishes and do it again.

He said American and French like oil and water, will never mix together. They call us ugly American, we know what they don’t like and we do it, it’s funny! we wear shorts with so many colors and walk in their street and use thumb to eat. He said we act like this because we have a lot of land and one people must seat in 3 seats and two people can live in a house with eight rooms and 4 bathrooms. Not like Europeans, they like in their apartment and make their two legs tie to each other.

他还说 The biggest mistake we have made was selling Coke Cola to China in 1972 and they wake up, let them sleep and don’t wake them up.

我问他 俄罗斯人喝伏特加是不是因为他们很冷需要喝酒来暖身子 老头说不一定,可能是因为那个地方只能种出土豆来呢。还真是听君一席话 少抽十根烟。

最后他告诉我 斯里兰卡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叫Angoda 离机场很近 你走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日军炸掉了那个地方 因为他们以为那里是军队驻扎。

哦对,Angoda是个精神病院。:)

Angoda这个地方是Kevin告诉我的。真正让我觉得我该去Angoda住一阵的是Sumeda. 我们的项目负责人。他质疑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你为什么四点之后去了超市直奔冰淇淋柜台 还一脸真诚的问我要不要吃? 4点之后就很冷了 就不可以吃冰淇淋了你知道吗!” 他说的那么认真让我一度认为我4点之后再吃冰淇淋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 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更加阻碍了人类的进步。旁边Kevin和Lucky笑的不行。好吧 常年30度的地方过了4点就不能吃冰淇淋了 原因是因为太冷。好吧 你说了算。

他质疑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 你为什么要当会计!你真的喜欢会计吗!不不不 你不能当会计 我们合伙做国际贸易 出口斯里兰卡姑娘到中国 你们不是很缺女孩吗 我马上就要答应他要为两国友好交流做贡献了如果再继续听下去 所以我岔开话题 郑重的对他说 Sumeda你很像我爸爸。他立马乖乖闭嘴对我无语了。但凡以后他一开始吐槽我的时候我都想大喊一声Daddy I love u!事实也是如此 他是我们的负责人 第一句斯里兰卡话是他教我的 第一次早餐是和他一起吃的 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他在身边 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在身边 搞不定孩子的时候他也在身边 他会拍拍我的头说 Don’t worry我的手机摔碎了 也是他开了几十公里的车到town拿去修(哦并不 是他的司机Ruwan开的)

我不知道他做这个项目到底挣不挣钱 他的家人在Kandy 斯里兰卡中部 每次接待志愿者都要离开家 他说他最讨厌住宾馆 因为他的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宾馆度过 我总是吐槽他们先喝酒在吃饭 总是吐槽他的英语 吐槽他的“distroy”和 “are you finish” 所以他说 if Kyra stay here for two weeks, i will crazy. 哈哈 then we go to Angoda together 啦.


我们住的地方叫Greenpeace, Lucky是那里的manager。他的名字很长 大家都叫他Lucky 他负责我们的饮食起居 到走的时候莫莫还跟我说 现在每天早上不吃lucky俩煎鸡蛋 这一天都觉得不完整。

Lucky和Kevin这两个男人的关系非同一般Kevin对他来说是父亲是朋友又是兄弟 他们认识25年 每一年Kevin都会来住上1个月 所以有一天晚上当灵魂到达Arrack高度的时候 我说 可以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可以让一个近60的美国人和一个英语并不那么流利的斯里兰卡人做了25年的家人和朋友。

我以为会听到一段匪夷所思而又荡气回肠的邂逅故事 至少应该跟风月有关 Lucky点了一根烟 缓缓的说这个故事很长 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说 你准备好听了吗(并没 算了 简短来说就是 Kevin在25年前坐火车坐过站了 人生地不熟的他歪打正着来到了greenpeace,那时候greenpeace还不叫greenpeace 但是从那以后不管greenpeace到底叫不叫greenpeace 永远都有一个房间叫Kevin。

好吧 我看到了结局 却没猜到这开头。

Lucky说你们是不同的 以往的志愿者我都是为他们准备食物和住宿很少交流 但是你们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 临走的前一晚 他带着greenpeace全家人去了一个五星级酒店 所以就在五星级酒店的草坪上 伴着昏黄的灯光和零星的萤火虫 我们道了别。我说不管怎样 请给我们留着7号和8号屋 我们一定会再回来的。再回来的时候也算是故人了,故人归来,一定会带着酒带着肉,躺在院子里竹藤编的摇椅上,再听你讲未讲完的故事。

Sometimes we prefer people to say you are special instead of saying you are good.

然而我猜每天早上的鸡蛋是Pushpika煎的,greenpeace的女主人 三个女孩的母亲 她煮的茶简直一绝 自从喝了一杯后 我就开始在茶里加很多糖 但是怎么也调不出她的味道 那是Greenpeace的味道 一定要在韦利格默30度的艳阳下喝才行。 Amaya是他们的大女儿 15岁 喜欢drama和media 她说我是她的朋友更像她的姐姐 她会把爸妈都不知道的小秘密告诉我 她漂亮而且聪明 她对追她的男孩说 我结婚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哈哈 她告诉我很多学校好玩的事情 她说在学校里 143 就是I love u 就是මම ඔයාට ආදරෙයි (Mame obete aderey) 义工的最后一天她也来了 就坐在第一排 和她的两个妹妹一起 我留了她的Skype 然后写了一封特矫情的信给她

Dear Amaya, Do what you like to do and be the good girl u always want to be. Hope I can hear from you that u receive the offer from University. 1 4 3.

对了, Arrack是斯里兰卡当地的一种酒 用coconut做的 酒精度大概在35度 当地人喜欢兑着可乐喝,牌子很多 没差 避免纠结他们只选最便宜的。

如果哪天你身无分文又无处可去 来斯里兰卡吧 因为你可以去水果摊免费尝遍所有的水果 在小吃摊免费尝遍所有的小吃。尝完你就不想买了,不是不好吃 而是因为已经吃饱了。

杨绛先生说 你的问题主要在于书读的太少而想的太多。所以我本着不要想太多不然会被人以为读书少的原则什么都没想就买了飞机票来到了斯里兰卡。 可正是因为这次冲动 给我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回忆。记得第一天到学校的时候 什么都没准备就开始讲课 教了两个班 Grade 3 & Grade 4, 孩子们很激动我也很激动 但是第一天教完之后下次再来 学校就只让我教一个班了。

上午在学校教课 下午在temple教课 其实仔细想想真的没教给孩子什么 反而孩子带给我的更多一些。每一次去学校孩子们总会围上来 拉着我们的手 围着我们 有时候甚至摸摸我的头发 孩子们英语都不好 唯一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what’s your name?” 后来混熟了 他们多加了一句 “Teacher, you are beautiful.” 孩子喜欢你 表达的方式很简单 跟你握个手 摸摸你的头发 跟你用力地击个掌 对着你咧嘴傻笑 向你的怀里跑过来 喜欢被你摸摸头 搂在怀里 抱起来举高高 甚至跪下来轻轻触碰你的脚 双手合十。孩子第一次对我行这种礼的时候 我承认我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点什么值得孩子行如此大礼。

后来知道这是他们表达感谢的方式,但是那种感受用任何文字形容都苍白,只觉得何德何能 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 这些孩子就这么纯粹的给我了。我们会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去做任何事 但是孩子们不会,他们影响我的远比我教给他们的多得多。

一定是韦利格默的太阳太毒了 每天看着这些孩子 我的心都化了。

在孩子眼里 我们可能是两个移动的巨型巧克力 因为我们一去学校他们就会围过来说“Bombom” 刚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后来才知道是巧克力糖果的意思 只可惜我们带的不够 不够学校那么多孩子分 我们在院子里做游戏的时候 巧克力盒子放在旁边 一些孩子会围过去 但是没有一个孩子自己拿 他们着急地说着Bombom 但是不会自己伸手拿 他们对一切都新鲜 但把玩过后 一定会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孩子们虽然生活贫穷 但是内心却富裕的太多。Sumeda说过 Rich is not money, but your heart.

说好的命中注定 差一分一秒都不是刚刚好。而我们来的刚刚好 支教的这一个礼拜是学校的最后一个礼拜 于是在周四学校有一个联欢会。我们如约参加了。每一个上去讲话的老师都会说感谢中国来的志愿者 不管是用Sinhala还是英语。很荣幸的 学校安排我们为我们班的前三名颁奖。所谓待客之道 这是我感受最强烈的一次 中途吃茶点的时候 Chomila(一直帮我们翻译的女孩)跟我说孩子家长也想跟你们学英语 我们可以考虑开一个晚上的课 我告诉她我这周就要走了 她很自然地问oh when u come back?

我一时语塞 不知如何回答 孩子们放假了会有再开学的一天 而我们却不会回来了。 I won’t come back…她眉头紧锁 似是没听懂 but…the other volunteers will come…

一周结束了 我的义工旅行也结束了 相聚太短 情感又太重。

所以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 我跟莫莫说 我们这节课就教两个词 一个Kyra 一个Lynch 然后让孩子们写上一百遍 任性的以为让孩子们写上一千遍一万遍 他们就会记住我们 或者忘得慢一点 一个孩子问我 Teacher, you come tomorrow? “I will leave tomorrow” 孩子没听懂 一贯性的晃晃脑袋头对我笑笑 以后会有更多的志愿者来到这个地方 他们一定比我们聪明 他们会给你们带更多的糖果陪你们做更好玩的游戏教给你们更多的东西 只希望你们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成长 爱与被爱着 这是我的心愿。

STHUTHI, MAMEOBETEADEREY.

这一周的义工旅行或许并没有改变我的生活 却已经渗透到生活中 回到人声鼎沸的都市里 一股暖意总会不经意的流过 在日里 在夜里 在每一个恍惚的瞬间。

人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确是如此 所以 带着最微薄的行李和最丰盈的自己 去想去的地方 做想做的事吧。

-以上图文均来自EASIN GOER:Kyra-